首页 工作总结工作报告工作计划演讲稿自我鉴定思想汇报心得体会述职报告实习报告 公文书信 职场知识 范文大全 资源下载

半路的亲人,一辈子的情分

时间:2017-07-11来源:海达范文网

相关热词搜索:

  1

  中午小憩,梦见他一脸病态,孤苦伶仃地走在街上。心一惊,醒来,才记起,有一个月没去看他了吧。

  自从母亲去世后,他就搬回了他原来的家。他儿子与媳妇几年前闹离婚,婚没离成,儿子应聘到南方一个大公司工作,这些年也没回来一次。他是在今年国庆节后突然发病,脑血栓,幸亏治疗及时,才没有太严重的后果,可也明显觉察得出身体一侧的僵硬与不便。出院时,我想带他回家,他坚决不肯,摆着手,很生硬很严肃:"我怎么能去你家养老?你算我哪门子亲戚?以后别管我老头子!"

  梦清晰着。心里忐忑,想去看看他。

  门掩着。轻轻推开,灰蒙蒙的窗口正掠过最后一抹夕阳,屋里昏暗,桌椅零乱,看起来很萧条。餐桌上用过的杯盘和泡面袋子混杂着,一片狼藉,一边散落着几条吃剩下的咸菜,和一块已经风干的馒头。电视径自播放着不相干的热闹场景,他歪着头,靠在沙发上睡着,面前的棋盘上,零落着棋子,楚河汉界两边的兵马炮无力与敌方厮杀,竟是他一个人左手对右手的孤独与落寞。我的心狠狠地痛,一下,又一下。

  2

  那一年,我上大一,他的儿子已经成家很多年。他与母亲情投意合,他却一直坚持着,要等我大学毕业,我嫁出去了他才肯住过来。

  我想不通,为什么他要等我结婚以后,难道,他来了,我就是这个家里多出来的那个人?

  很多年后,我终于要结婚了。母亲忙我的嫁妆,置办酒席,诸多琐事,他在电话里全面指挥。我不语,怨怨地想,这么多年,他恐是怕这一天,过来了还要给我备一份嫁妆吧。

  果然,我结婚那天,他不肯出面。一个薄薄的红包,与其他亲友无异。我淡淡地抱怨。母亲说:"他怕给你一份负担啊。你大学的日子那么可心,单位的上司那么提携你,嫁妆那么丰厚,心里就从没想个为啥?你个没良心的,他的心,你不懂。"

  顷刻间翻江倒海。母亲不说,我真的不知道他为我做了些什么。

  我结婚后,他随母亲住过来,对我总是很淡。我回家看母亲,他打个招呼,便躲出去。到吃饭的时候回家,也不说几句话。我不计较,不是我的亲爸,只要他能对母亲好。我从来没给他买过一件礼物,也没有想,像一个女儿靠近自己的父亲那样去靠近他。

  3

  儿子出生半个月,老公出车祸住了院。婆婆伺候病中的公公无法分身,两家人都慌了。母亲急急地跑去医院,却见他已经交好钱签好字,正在手术室外溜达。看到母亲,他神态自若:"没事儿,就是腿折了,年纪轻轻,几天就长好了。"

  母亲气他说得轻巧,他歪着脖子犟,就是说了句实话。犟够了,索性不回家,带着几件随身的衣裳,夜不归宿地当起了老公的陪床。老公不好意思,怎么可以如此劳累他。他一摆手:"姑爷,你就成全我,你丈母娘气我气得厉害,天天念叨,不来这儿躲躲,你叫我上哪儿去?"他嘿嘿地笑:"你这医院,住的真是时候,我有免费旅馆喽。"

  老公住了一个月院,他在医院陪了一个月。晚上,和衣蜷在老公旁边,闭一闭眼。

  老公出院,他张罗着把老公接回家,老公看到我,看看怀里酣睡的儿子,回头谢他:"叔,亏你。"他手一挥,冷冷地:"什么话,要不是想找个地方躲躲,我管你哪门子闲事。"

  儿子稍大,老公被公派出国,我回单位上班,儿子无法照顾,只好交给母亲。

  说也奇怪,儿子竟然只喜欢跟着他。喝奶,要外公调,吃饭,要外公喂,睡觉,要外公陪,就连摔了跤,母亲怎么拉也不肯起来,他把手一伸:"来,外公看看,摔哪儿了?"小人儿也会当即止住哭声,一骨碌爬起来,到他的怀里寻求安慰。

  本来,他是典型的大男人,家里的琐事都是母亲做,可面对我儿子的要求,他竟从不厌烦地一一满足。

  对我,他神情那么淡,可看到儿子,他立马就绽出笑容,跟儿子玩坦克汽车奥特曼,和儿子一起,跑步爬山去钓鱼,教儿子帅相兵马炮,一板一眼下象棋。没有爸爸在眼前的儿子,在他的调教下,丝毫不缺小男子汉的阳刚之气。

  儿子回奶奶家,才隔一天就嚷嚷,妈妈,我想外公。

  因为他对儿子的好,想起他,心里忽然就有了像对亲人那样的柔软。那次,我破天荒地为他带了礼物,挑了件外套买了条腰带,还有婆婆家的土特产。

  见到他,儿子扑到他怀里,咬着耳朵说悄悄话。等儿子把包包拉开,一件一件倒腾出来,告诉他,这是特意为他准备的时候,他愣了足足有半分钟。

  等儿子不在眼前,他依旧神情淡淡:"就是咱家养的小猫小狗我也疼,你用不着因为孩子跟我客气。

  温热的心,有隐隐的失落。儿子与他,一点血缘都没有,也许,他真的只是像疼小猫小狗一样疼了一个小生命吧。

  儿子上了学,老公回国,母亲的身体却每况愈下,连照顾自己都成了问题。

  母亲卧床后,他买菜做饭洗衣服,连血糖仪的操作,都一样一样学起来。除了料理家务,与母亲一起奔波在家与医院之间,他还研究起食谱,为母亲增加抵抗力。太阳好的时候,他把收拾得利利落落的母亲抱上轮椅,陪母亲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

  他与母亲,只是半路夫妻,我不忍把侍候母亲的责任全部推卸给他,便想搬回家来,与他一起分担。他有些恼怒:"怎么,不放心把你妈交给我?"

  那样严肃质疑的语气,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

  他不再看我,顾自做着手中的活计:"我也有私心,尽心伺候你妈,是为我自己有个伴儿。你休息时回来陪你妈说个话儿就好,平日,把孩子照顾好,你妈心里就高兴。"

  我心里,懂了他不要我分神的温暖。

  母亲去世前,拉着我的手,看着他,眼里跑着泪花:"这些年,亏你叔,以后,别忘你叔。"

  可是,母亲走后,我怎么留他都留不住,他坚决地搬回了他原来的家。他有些凄凉:"你妈走了,这家就散了。我有儿子养我老,能过得挺好。你们放心吧。"

  4

  他还没有醒来。我不忍叫他,静静地坐在一旁。那么多年,他不动声色疼爱我们的样子,一一浮现出来。可现在,他老了,老得无法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他儿子没有条件给他一个从容的晚年,而我,是不是也要如局外人一样无可奈何?

  走到院外,掏出手机,给老公打电话。听着我的哽咽,老公安慰:"只要你愿意,咱就把他接回家。其实,我早就把他当成我亲亲的老丈人了。"

  我为他拾掇衣物的声音惊醒了他。看到我,他很高兴又很诧异:"你这是要干啥?"

  我不自觉地,像对自己父亲一样任性:"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让人不放心,我要带你走,回家。"

  他的眼里闪着亮光,瞬间又黯淡下来,很坚决:"不行。我对你没有养育之恩,你也没有义务管我。"

  "你说啥我都不管,反正你是我叔。在我心里,我叔跟我爸一样重,是我最亲的亲人。"我歪着头,看着他,拿出一副赖皮的样子。

  "有你这份心,叔就知足了。叔有儿子。孩子,你走吧,咱们,不过是半路的亲人。"他叹口气,软下来。

  "我们是半路的亲人,可我怎么能忘得了那么多年你对我们的情分,"我把口气硬了硬,又带着些俏皮:"在你儿子能照顾你之前,你必须跟我走。从前你冷淡我,现在跟我住一起,我天天冷淡你,报复你。"

  门开了,儿子和老公进来,儿子摇着他的手叽叽喳喳:"外公,我们班老三说他下象棋战无不胜,我跟他下了战书,这个星期天,要与他大战三百回合,外公,你得帮我,回家帮我研究招数,可不能看着我输给他!"

  老公提起他的衣物,挽起他的臂膀:"走吧,叔。咱回家。"

  他看看我,看看老公,再看看眼神渴望的儿子,两滴浑浊的老泪缓缓落下。"罢,罢,"他一跺脚,像从前那样爽气地一挥手:"既然不嫌我老头子,我就给你们添乱去!"

  山路十八弯,通向的,是一个叫温暖的地方,即便半路的亲人,也是一辈子的情分,世间的美好,原都是这样的爱写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