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作总结工作报告工作计划演讲稿自我鉴定思想汇报心得体会述职报告实习报告 公文书信 职场知识 范文大全 资源下载

爱你在心口难开(13至16章)

时间:2017-07-10来源:海达范文网

相关热词搜索:

  十三 机缘巧合 有志者殊途同归

  叶丁香说完之后,颇感自己很唐突,自从这位新队长上任以来,她还没有单独和他说过话,甚至队长也许还不认识她。虽然在开会时队长点过名,可是那宽大的口罩遮住了她的庐山真面目,事后他可能对不上号,不知道谁是谁。现在说出的话,一点铺垫也没有,直白白、赤裸裸地抛出个“要求”,要求可是带有命令性的。这样合适吗?也怨自己说话欠考虑,为什么不说“请求”呢?生硬的话语,莫说是领导,对任何人都是不恭的,很不礼貌的。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覆水难收啊。她不知道对方怎样回答她,就是训斥她一顿都得捱着。

  这双眼睛使董晗光突然想起,那天在丽都酒店门口就是“这双眼睛”把他扶住,那天梅盈盈欺负的那位清洁工也是“这双眼睛”。“这双眼睛”给他留下了太多太深刻的印象,好像刻在心上一样。她再次出现,他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不可名状的渴求之情。那天在丽都门口,他醉意朦胧,但还是被她清凉的目光照得清醒许多,他通过这双秀美的眼睛,断定她长得一定很漂亮。当时他真想让她摘下大口罩,但是他不能,这是对陌生人的不礼貌,尤其对待异性,更应该尊重。酒意又肆无忌惮地搅乱他的思维,不知说啥是好。有限的几次集会,也曾有意地去寻找这双眼睛,可惜的是刚刚和她对视,就被其他清洁工的提问以及处理一些事务给耽搁了。同时由于清洁工们分散作业,碰面的机会极少,加之工作的忙碌,对这双眼睛只能记在心里。这么多女清洁工,单单要故意地去寻找这双眼睛,对于一个新上任的环卫队队长来说,似乎是不太合适,他也不能那样去做,免得人们会流露着别样的眼光说“那个”。

  现在,机会终于摆到他面前。在街灯的照耀下,这双眼睛还是那双秀美的眼睛,而且说话的声音,还是他曾经听过的声音。更让他眼前一亮的是,她脱去铠甲似的工作服,犹如破蛹化蝶,原来她是个妩媚的女孩,那亮丽的形象,令他怦然心动。他见过不少炫美晒萌的女孩,眼前的她才是美女,秀气中蕴含着庄重,沉思里透着一丝忧思。冬眠已久的那根神经,突然活跃起来,他下意识地捂住它,不让它跑到脸上来。理性的人们总是说一见钟情不可靠,可是在现实生活中,“第一印象”恰恰是爱的萌动、情的起点。这是人生如金的缘份。随着时光荏苒,两颗心不断地贴近,在美好的向往中,期盼着春华秋实的多彩岁月。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丁香。”

  “你不是在城里有家吗,为什么要自己单住?”

  “应该说是有家,但我实在住不下去了。”叶丁香遂把不能住在哥嫂家的缘由当董晗光说了一遍,最后她加重语气地再次向他提出她的“要求”。

  好长时间,他没有说话。

  她心里突突地跳,不知如何是好,好像小学生刚犯了一个错误紧接着又犯了一个错误一样,等待着老师的发落。她不敢看他沉思的脸,感到自己给领导出难题,很不应该。于是她说,“如果队长有困难,就算我没说。”

  不知什么时候,他坐在她身边,听着她的诉说,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很同情她的处境。叶丁香的名字,让他想起大学校园的丁香花丛,每到春天花开锦簇,花美花艳,芳香飘溢,可是它的茎叶却满含苦汁。这大概就是美好的事物,总有它凄苦的一面。联想自己自大学毕业以来的种种经历,使他感到他与她突然拉近了距离,似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尽管相比之下有种种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生活在刁难着他们,或者说是命运在戏谑着他们,也可以说是在考验着他们。因此也就产生了另一点的相同。她操起扫帚来扫大街,从而自食其力;他冷静地面对命运的安排,安心地在环卫队工作——这是他们命运的殊途同归。在这个既大又小的世界上,两个人在共同的场合相遇,从而演绎一段他们未曾想到的、进而决定终身的故事。这就是机缘巧合。

  漫无边际的思绪使他忘记了要回答她,两人都在沉默,直到她以企盼的眼神,侧过头来凝视着他很长时间后,他才如梦初醒:啊,你是说房子问题。我会尽量解决。其实这不是什么问题。他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时人缘很好,这次来到环卫队,财政局长就对他说,缺什么来找我。就是不找财政局从长,和县里哪个单位说一声,都能解决一个单身宿舍的问题。可是他认为这是小事,不愿意张嘴求人,同时还有一种欲吐不能的莫名的原因在内。

  话是可以这样轻松地说出来,可是一旦操作起来,落实房子可就难了,环卫队历来就没有谁住单身宿舍这一说。他这个两手空空的环卫队长,并非轻而易举地就能解决她的住处问题。他考虑再三,只有这办法可行。他对她说了,并问她,你是否愿意去住?

  听到董晗光的回答,使她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忙说,愿意,有个地方就行。谢谢队长。

  十四 平凡的工作 不平凡地做好

  与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比较,环卫队的工作可以说是宽松的。队长的工作不外是把每月清洁工的出勤情况统计一下,报到局里,照数发工资;再就是到作业现场检查,作业地段的轮换以及解决临时一些零碎问题。至于检查倒是一个良心工作,没有人监督你。也就是说可检查也可以不检查,上边没人过问,除非在窗口地带出现了脏乱差情况,被投诉报社或打县长热线电话,领导就要拿环卫队是问。但大多时候,是出不了什么问题的。这当然是清洁工自觉劳动的结果。据说上届队长,基本上没做过例行检查的工作。而董晗光却不这么想,无论干什么工作,都要尽力地把它做好,要称职,不能稀里糊涂地混日子。他给自己订下日程表,每天上午都要到作业现场去检查,下午和晚上看书学习。当然,到现场不光是检查督促清洁工的工作,还要尽量地帮助清洁工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同时听听他们的意见与要求。有时尤其是上级领导莅临,或是来了工作组,县里领导特别叮嘱环卫队,要把街面卫生搞好。这时是最忙的。他便穿上清洁工的劳动服,和清洁工们一起扫垃圾。由于他和清洁工们打成一片,受到了清洁工们的拥戴,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与他讲。一位清洁工情绪很消沉,说他的老婆与一个温州的塑料贩子私奔好长时间了。这样的事情,他实在是无能为力,感到遗憾。他只有用空洞的安慰让其好好工作,奋力再造自己的生活。让他最感动的是,清洁工们的起早贪晚地辛勤劳作。现在人们好讲奉献,他觉得清洁工们就是在默默奉献。他们大多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却全神贯注地忙碌在自己分担的作业区域,不畏严寒酷暑,风吹雨打。有的天不亮就开始打扫,有的天黑下来还不停手中的扫帚。眼前这些清洁工们,没有任何怨气,有的是经久的耐心,默默地做着自己应该做的工作。这就是平凡蕴含不平凡的亮点所在。这就是慎独精神吧,这就是在人海中诠释说来容易做来困难的奉献吧。感动之余,更觉得自己应该名副其实地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而不仅仅是指手划脚的所谓队长。

  下午三点,董晗光刚啃完美国出版的《当代机械》杂志上的一篇长文,站在窗前伸个懒腰,电话铃响了。济公在电话里说,恭喜你老兄。市报表扬你的文章我看了,没曾想你干得这么棒,县、市领导都首肯你的成绩。我和老同学们都为你高兴……别谦虚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好了,先不说了,后天星期天,有时间吗?……那好,我跟你说的同学联谊会,那就定在后天上午,还是老地方。

  好长时间没有会会老同学了,大家聚聚,回味青春往事,是一种独具特色的乐趣。在济公的倡导与张罗下,几次的联谊会都开得很成功,远远超出了预期效果。首次召开时,凡是初中高中以及大学毕业后回本市工作的来了百十来人。大家一见如故,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些过往的一切,不管怎样反复地讲,都永远生动有趣,令人感到温馨,回味无穷。重新操起年少时同学间的语气,使这些近于而立之年的人们倍觉亲切,同学情像永不凋落的花朵,鲜艳芳香。正如济公所说的那样,我们的联谊会旨在一个谊字,不管是当了多大的官,腰包多么鼓,谁也不是大爷,更没有“孙子”之说。虚拟时间倒流,我们永远是同学,八十岁也是同学。同学情是缘。此语一出,博得大家热烈掌声。

  济公所说的老地方,大家都知道。同学中有个姓老的,名叫书奇,大家顺嘴叫他老七。老七开个“老七饭馆”,每次聚会,都在这里举行。老七为人仗义,不考虑对外停止营业一天有多少损失。但大家都赞同aa制,不让老七破费太多。

  董晗光仿佛又成了孩子,盼望着黑夜眨眼就过去,好去和同学们会面。可是怎么也不像每天那样,躺在床上就入睡,同学们带有各自个性的张张面孔如幻灯片一样在他脑海里出现,随之演绎一段他们最难忘的情节。当梅盈盈怒目瞪着他的画面一闪,就化入了高中时代他和梅盈盈一起放学,走到机关大院门口时,满脸通红的她对他说,晗光,你怎么还不明白,我可是真心和你好……他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看了她好久说,我们本来就很好嘛。她有些急了,我说的好,不是同学间一般的好。他仿佛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也仿佛他不愿意谈论青春期敏感的话题,更仿佛不愿意在他们之间出现如此令人遐想无限的话语。他边抡起书包,边向楼门跑去,回过头来,学着电视剧中日本人的腔调甩出一句,早恋的大大的不好!她气得向他远去的背影使劲地吐了一口吐沫,又把路面上的一块砖头踢得老远……又一个明媚的早晨来临。

  他听到厨房里有动静,便慌忙起来。

  妈妈说她刚起来做早餐,又问他星期天怎么起得这样早。

  他说他今天要参加同学聚会。

  董晗光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同学联谊会,其中的一项是有预谋的,济公和老七是策划者。

  十五 “那双眼睛” 是他心中的一个秘密

  老七是个直肠子,做地下工作肯定不合格。他来电话对董晗光说,昨天济公当你说没说什么?

  董晗光不明就里,莫名其妙,说什么呀,他只告诉我今天在你那里聚会。

  电话里传来了老七的笑声,他没说别的什么?没说就好。

  董晗光说,你别故弄玄虚了,同学们聚一聚,乐一乐,还有什么别的?

  老七停了停,没有咳嗽,故意地吭了几声,好啊,他没说什么,我也不说什么了。

  嘿,嘿。……老七,你别挂电话,你小子把话说清楚,到底有什么阴谋?

  你说对了,对你倒是有点阴谋。济公不让我先告诉你,要在会上见机行事,就看你的感觉了。

  什么事啊,你先跟我说,否则今天我不参加聚会了。

  老七赶紧说,别,别,你一定要来。也怨我这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香油,我这破嘴真该打。好,我就先给你透个缝。对济公别说是我说的。

  原来济公和老七见董晗光自从与曲小卉分手后,一直也没有动静,就不止一次地商量要帮他介绍个女朋友,想来想去,就锁定了陈丽芬。她从医大毕业后在县医院工作,还没有男朋友。据了解,是因为她不会自发的谈恋爱,才拖到了二十八岁。论容貌论才华,都不在他人以下,与董晗光匹配是满好的,如果有缘。济公知道董晗光的脾性,与其事先告诉他,可能一句话就没戏,倒不如先观察董晗光对陈丽芬是否有感觉。如有感觉,下边就是一路绿灯了。

  济公给陈丽芬打了电话,谁知陈丽芬当即表示可以考虑。济公乐得一拍大腿,没曾想这么顺利就完成任务百分之五十。这事前的运作,他没告诉老七,他知道老七嘴大舌敞。他可以肯定,老七这家伙,一定把他们的预谋,早变成电波送到董晗光的耳头里。这是济公让老七先给董晗光钎个缝,有个思想准备。

  老七已经把电话挂了;董晗光还拿着话筒出神。同学在一起这么多年,这样的感觉一点也没有,怎么可能呢!这是生活中一个很奇怪的事,长时间在一起的女生男生可说是非常熟悉,就是没有放电,没有擦出火花。即使经过人为地撮合,也觉得平淡如水,仅此而已。如果说还有热度,不过是被理性点燃的火炭,却没有炫目的美丽火花,只能圈定婚姻,而排除爱情。现在,董晗光觉得突然直奔主题,以更多地理性去谈婚论嫁,总觉得不那么自然,甚至很生硬、很别扭。虽然也有“再培养感情”、“先结婚后恋爱”之说,那也只是磨合而已。济公和老七呀,你们为朋友着想真够可以的了,可谓是用心良苦。当然,若顺水推舟,按着策划者制定的航线走下去,不那么死抠恋爱婚姻带有感情色彩的教条,也算轻车熟路,毕竟他们曾同学一场,谁都了解谁,只维持在“过日子”的层面上,也算圆满的一家,尽管谈不到美满。可惜的是二位同学白费了心机。一提到未来的生活,董晗光眼前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像,那就是摘掉口罩后的叶丁香。他的心为她怦然而动,尽管目前还可能是一个奢望。

  自打上任环卫队队长以来,董晗光印象最深的是清洁工们的劳动强度太大、太辛苦,尤其是在春节期间,满街厚厚的一层鞭炮纸屑、纸筒子,为了大年初一街道清洁,给欢度春节的人们一个美好的环境,清洁工们就在别人阖家欢乐的时候,不畏寒冷地清扫着街道。从而一个想法闯入了心头,可以说是一个新奇的灵感:能不能制造一台机器,使清扫垃圾实现机械化。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秘密,谁也不想告诉,只等有了结果再揭晓不迟。

  吃饭的时候,妈妈常说,在环卫队工作还需要看书?一个大字不识都能能干。爸爸不爱听,你还不知道你儿子,他什么时候中断过学习?在环卫队工作看点书就没用了?董晗光笑了,还是爸爸说的对,不愧是任过县委书记。这么一说妈妈便有些怨气,对爸爸唠叨起来,你这个书记算是白当了,最后就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家整到扫大街的堆里,也不吱一声。还有你。妈妈把剥好的鸡蛋放到董晗光的碗里,人家大老板花大价钱聘你去当工程师,你放着金饭碗不要,要泥碗。你说你傻不傻?爸爸说你又来了,我都听一百多遍了。晗光愿意到环卫队去,总有他自己的道理,现在媒体上都报道他,说不定将来会创造出更大的成绩来。董晗光说,对,将来,也许是不太久的将来,我一定会实现爸爸的期望。现在我就在做——话说了一半,余下的咽了回去,不想让他们早早知道,所以就改口说,我必须努力看书学习,好给以后的工作打下基础。可是妈妈的唠叨还是没完没了:也不知中了哪门子邪,跟曲小卉说离婚就离婚,以后怎么办,你也老大不小了,托人给你介绍,你也不搭拢,你到底是想咋的?董晗光抓起一只油条,走到门口一回头说,放心吧,妈妈,面包香肠都会有的。

  已经晚十点多钟,董晗光亟需看那份从美国杂志上翻译过来的文章,想起是放在办公桌上没有带回来,便骑车来到环卫队他的办公室。

  环卫队的驻地原是一家破产工厂的仓库院子,现在仓库里放着手推车、锹 镐和扫帚一类的清扫工具等,以及运送垃圾的两辆拖拉机。大门旁的三间平房一间是打更房,另两间就是队长办公室。那天叶丁香提出要他解决房子问题,就决定把自己的办公室缩小,间并出一间给她住,又亲自把屋里打扫好,帮她搬进来。那天安顿好行李什物后,叶丁香好感激地说,多亏您的帮助,我才有了自己的住处。再次地谢谢队长。他说谢什么,实在是太简陋了,不知你是否满意?她说非常满意。晚上学习的时候,我就坐在您的办公桌前,可以吧?她觉得自己有些得寸进尺,便低头拂弄着粉红色毛巾。他说那还用说吗,当然可以。

  打更的老刘头把大门打开,董晗光从玻璃窗看到叶丁香正伏案写着什么。他敲了几下门,叶丁香说您怎么不休息?他说来取一份材料;你在画机械分解图?她说这是夜大老师刚留的作业,很快就画完了。他伏下身来,细细地看着用鸭嘴笔、圆规画出的图纸,边说好啊,好啊。

  十六 在爱情的辞典里 没有“高攀”这个词

  董晗光索性不骑车,推着车子在寂静的街上慢慢地走着。在同学聚会上,济公和老七这两位热心人可谓用心良苦,把他安排在陈丽芬的座位旁,又很得体地点拔,努力直奔主题。因他心里有谜底,表情就越显得不自然,可谓是如坐针毡;从眼缝里偷睨了陈丽芬一眼,她也同样拘束得很,甚至不敢抬头看他一眼,莫说说话了。同学的日子过了若干,除了同学情,想入非非的感情一点也没有。会后济公说,你们一句关键话也不说,我要给你们当红娘,直接挑开。董晗光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谢谢你,可惜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不提为好。

  董晗光心里只镌刻着那双眼睛,昨晚那双眼睛格外清丽而温馨,顾盼之间更让人流连……

  若论喝酒,梅盈盈可谓是公司里的女中豪杰,在宴会桌上,女士一般只能喝汽水、果汁,最大限度喝点葡萄酒、啤酒,算是不得不应酬的回应,而梅盈盈只喝白酒,而且度数要高,四两五两不脸红,敢和量大的男士叫阵。为此,总经理凡有宴请客人,总是要带上她,替他冲锋陷阵,不负重托。对那些总是先声夺人,极其具有挑战性的劝酒,她摆出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在推杯换盏的过程中,多有大醉而惨败者倒在桌下。今天也不知怎么的了,她喝下三杯酒后,顿觉头晕脑胀,呕吐感直逼嗓子眼。她不得不在利用上洗手间的间隙,对服务员耳语了一番。当她回到酒桌上不久,服务员来到ktv包房说梅女士有电话找。在手机没有普及,极少数人有“大哥大”的时代,梅盈盈只能煞有介事地佯装有急事而逃离酒局。她强稳住几近失衡的身体,走出了酒店。脑海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怎样钻进了轿车,手里是否还拿着什么东西,迷惘之间仿佛隔世。到了公司,当她清醒时,突然想起天天不离身的挎包不见了。这还了得,若在往日挎包里仅仅是一些零杂用品和几个小钱倒也无须担心,可是今天的挎包里有准备为公司添置计算机的三万元现金,急得她火冒三丈。若是自己的钱,认倒霉也就无所谓,这可是公款啊,说不清道不明,可怎么办啊!卖计算机的老板也够可恶的,以支票形式付款他横竖不干,坚持用现金支付。这个混蛋!她狠狠地骂了一句。聪明的梅盈盈不想报案,免得声张出去,暴露她因醉酒而丢三落四,同时也觉得丢在大街上的东西,到底是谁捡去,一点线索也没有,派出所也无能为力。大不了自己忍痛暗中赔上,但也不能就此算了,她要到酒店门口的大街上碰碰运气,万一有个好心人捡着,也说不定。

  中午时分,叶丁香又来到一位卖盒饭大嫂的食摊前。由于她天天来买廉价的盒饭,大嫂和她都熟了,每每给她打饭菜时都多了些。照例向她问道,今天都要什么菜?她说你看着盛吧,大嫂做的菜都好吃。说得大嫂好高兴,给她盛了满满的一盒菜,又特意加了些肉。她吃完饭后,便坐在酒店旁的台阶上休息一会儿。当梅盈盈从酒店里飘忽忽地走出来,她一眼就认出就是那天让她赔皮鞋的人,事后听同事们说,这个人就是梅副县长的宝贝女儿梅盈盈。不知为什么,她清楚地看见,梅盈盈把手中的挎包扔到地上去开车门,难道这个挎包成了垃圾,索性毫无顾惜地把它扔掉,还是匆忙之际顾此失彼,在不经意中把它丢失?当梅盈盈钻入轿车车门随之砰地一声关上的刹那,她大声喊了一声,你的包掉了!可是轿车已经很快地开走了。

  这时大街上行人不多,没有第二个人看见这个挎包。她把它捡起来,上下左右地看了一遍。这是个当时很流行的米黄色鹿皮坤包,里面装得鼓鼓的,很沉重,摸一摸感觉有棱有角。她想打开拉锁看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可又一想自己不能有这样的好奇心,不管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她没有打开别人包裹的权利,应该好好给人家保管。她看了一眼轿车远去的方向,心想梅盈盈也许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挎包已经遗失在大街上,也许过不了多久,她会回来寻找。她把这个挎包放进自己的帆布兜子里,尽量不离开这段街道,并不时的抬头看看,一个多小时后也未见梅盈盈的身影。没关系,反正知道失主是谁,不妨明天到保险公司给梅盈盈送去。

  叶丁香满以为如此守株行兔准能遇到梅盈盈,没曾想她迟迟未来。看她从酒店出来的样子,是不是现在还没醒酒?这个马大哈!一想起那天让其赔皮鞋并出口伤人的盛气凌人的架势,让人好气,好恨。若从报复的角度,幸灾乐祸,她是活该,管她急不急,受不受损失,她也该受点惩罚。一时冒出的想法归想法,但她叶丁香不能这样做,甚至也不该有这样小人的想法。一码是一码嘛,“赔皮鞋”与“捡挎包”是两码事,何况她也没再次纠缠赔皮鞋的事儿。那天的事儿,叶丁香真的一时慌了手脚,委屈、羞辱洪水般地涌向心头,甚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在这尴尬之时,多亏董晗光程咬金般地杀将出来,又如一个厚厚的盾牌般地把她叶丁香屏于安全所在。好感激他呀,是他为她叶丁香力争公道啊。说来也怪,自从她叶丁香在丽都大酒店门口初次见到他,尽管他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心里就滋生了一种属于姑娘心底秘密的微妙思绪,特别是他又转到环卫队来,这种微妙思绪的嫩芽,好像又遇到了雨露阳光,不断地抻茎长叶。其实,爱情就是一刹那发生的,其神速令人不可捉摸。唉,胡想乱想些什么,这是多么不着边际啊。人家是堂堂的大学毕业生,国家干部,她叶丁香又是什么,没有任何砝码能使她与他关系的天平平衡。灰姑娘与丑小鸭是人间童话,仅此而已,在现实中没见过谁能成为公主,天鹅。这就是美丽的幻想与严峻的现实之间的一条似乎不可逾越的鸿沟吧。叶丁香啊叶丁香,你用不着于此费心思,你只是个清洁工,拿着扫帚把大街扫干净,这是你为生存的职业啊。不着边际的梦幻,在脑海里泛个小浪花还可以,且不可当真。可又不甘心,清洁工怎么啦,就不该有自己的爱情吗?我不应该自卑,我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董晗光是个有为青年,我打心眼里爱慕他,可以把终生托付给他。在爱情的辞典里没有“高攀”这个词,也没有“门户”的硬件。但愿他也这样想。即使是一厢情愿,单相思,权当做一场白日梦,无影无踪的也就过去了。她在心里原谅了自己,情窦初开的姑娘,做做漫无边际的梦,好像是她的权利,也可以说是少女的专利,何况又是自己心猿意马,别人连影都看不到。想到这里,一丝羞赦的微笑,掠过她绯红的面容。

  编辑:疯狂侠客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