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极致之美》画册 >> 《女倾慕者》极致的美和同情是忧伤

《女倾慕者》极致的美和同情是忧伤

来源:海达范文网 时间:2014-05-23

  有关契诃夫,很多中国人记住的更多是他的弃医从文,与鲁迅相仿,也与胡适、郭沫若等诸多改换人生思路的文人有异曲同工之妙,至于他卓越的小说,其实我们基本上已然模糊或遗忘了,更不必说他的感情纠葛。本片由维多力·缅里尼可夫编剧并导演,相信是融合了契诃夫生命中诸多女子的美好。20世纪初,契诃夫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频繁往返,他在双子城里都排练话剧《海鸥》,即便托尔斯泰说请他不要搞话剧。某一天,契诃夫在圣彼得堡遇上贵妇莉迪亚·艾薇尔洛娃,莉迪亚也是小说作者,疯狂仰慕契诃夫,两人谱写出炽热而没有结果的爱情,通过这段虚构的、充满优美的邂逅、不由自觉的吸引、惺惺相惜的见识,在日俄战争的大背景中,契诃夫的爱、忧伤和遗憾,都在暗场里结束了。

  《女倾慕者》最后一个镜头,是1920年代初的列宁格勒,驱逐了白军之后的某个早晨,莉迪亚和他的丈夫一起祭奠大雪中的作家墓碑。无论在沙俄还是苏俄,契诃夫总是不被“主流”(当权者、既得利益者)评论界所认可,他似乎是在幽默文字中的搞笑者、梳理者,他通过生活的表象直插社会的本质,将人物的动机挖掘出来。而电影中的莉迪亚能够理解契诃夫的诉求,他们的交谈跳跃、活泼、通感强烈而富于生活的趣味。《女倾慕者》与中国拍摄的《鲁迅》、《萧红》等反映作家精神生活的电影几乎完全不同,绝对不试图以地理空间上的波折、展开来舒展作家的灵魂,而是让作家在几个并不复杂的场景里,简单明确的对比,就可以让他和她生动起来,灵动的灵感、触动的接触,动起来的舞台,生机勃勃,大雪纷飞的东欧长夜与冷日,奔腾的蒸汽机车和呼啸的爱意,一再出现的阻隔、误会和隔膜,炽烈的、带着病态的情愁,进入共振的怅惘的悲歌之间。

  于今,娱乐时代的八卦爱好者,对于他人的感情,喜欢采取俯瞰的态度。我们谈起民国时代的诸多名人,多以风流往事来一言以蔽之。当前的人,喜欢搞圈子活动。当年,其实也是如此,梁启超、章太炎、陈独秀、鲁迅、周作人、顾颉刚、林徽因等等,桃林满天下、门徒众多、或沙龙座上客缤纷。事实上,历史中的契诃夫,也是真名士自风流。排练《海鸥》是真实存在的,他在莫斯科艺术剧院的舞台上与演员奥尔加·克尼碧尔一见钟情。1901年春,结婚并旅行。这丝毫不影响《女倾慕者》的魅力,莉迪亚作为特殊粉丝对于创作者的影响,在情感激荡中彼此体会,他们都试图突破世俗的枷锁,然而各种各样的牵制无法如愿,契诃夫的病可能对创作有利,但对于收入和身体、精神状态却是欠佳,而莉迪亚本人家族破产、高尚生活必须借助丈夫,一旦离婚,契诃夫如何养活她和孩子们也是未知数。编剧的安排是,让在犹疑伤感的莉迪亚在即将进行结婚十周年摄影流年时,获悉契诃夫世的消息。然后,就是1905年革命、1917年革命,直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烈日灼人》的岁月,莉迪亚也许被镇压了吧,即便契诃夫活下来,估计也要么在监狱,要么被枪毙了,连流放的可能性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