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作总结工作报告工作计划演讲稿自我鉴定思想汇报心得体会 述职报告实习报告 公文书信 职场知识 范文大全 资源下载

每天古书画:元 曹知白 绘画作品选

时间:2018-03-17来源:海达范文网

相关热词搜索:

今日导读

一、俄罗斯绘画群展: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畅饮阳光

二、英国绘画:哈得逊河画派画家描绘的风景

三、国画清风雅集:月照松苔上 石溪万古留

四、美国绘画:身体里流出的溪水

五、瑞典摄影:琴音在四季流淌

六、每天古书画:元 曹知白 绘画作品选

七、艺术:独出心裁的雕塑

八、佛画:一切皆为虚幻 不可说

——————————————————————————————————

曹知白(1272-1355),元代画家。字又玄,贞素,号云西,人称贞素先生,华亭(今上海松江)人。曾任昆山教谕,后辞官隐居,读经书,好道教。为江南富族,庄园宽敞豪华而清幽,喜交结文人名士,家富收藏。擅山水,师法李成、郭熙,山石勾皴柔细,少渲染,笔墨早年秀润,晚年苍秀简逸,风格清疏简淡。有《寒林图》、《疏林幽岫图》、《群峰雪霁图》、《溪山泛艇图》、《双松图》等传世。

元代初年,南宋画风的流痕馀迹一度存在,尚未消泯。因而多多少少影响着当时山水画的定位与走向。直到赵孟頫不遗馀力地“拨乱反正”,才逐渐恢复了对古意的重视和传承,从而在传统理论的引领下,形成了借古开今、独具品格的绘画风貌。至於曹知白,他虽然无法与大匠巨擘并论,但这位清静疏放的“听松斋”主人,其名气之大,成就之高,也是早有定评的,并且在中国山水画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纵48厘米,横36.4厘米。(法)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藏

此图盈幅写长松数株,高大伟岸,虬曲多姿,用笔沉着老练,极具笔力,尤其是松针用线刚劲有力, 画法类李、郭而有变化。在一片空旷的平地上,远处有低矮草亭,空无一人,萧疏而外兼有简远之趣。本图布局以奇制胜,平远幽深,应为其晚年作品。时人评知白“风流文彩,不减古人,”可见他是个生活闲适、才情横溢的文人士大夫,这一点在图中也可以感觉到。

曹知白至元中为昆山教论,不久辞官归隐。擅长画山水,师法李成、郭熙,晚年笔法简淡疏秀,自成一派。此图绘坡石寒林,已经荒寒萧瑟。枯枝苍劲挺拔,上仰似鹿角,下抑如蟹爪。坡石杂树穿插错落。其用笔丰腴圆润,学李成、郭熙一派又有变化。右上自识“曾弟自闻以不得予画为恨,几闻有此不了者,即了与之,然未为佳,他时有得意者为易之。泰定乙丑九日,云西兄作”。钤“云叟”、“听松斋”朱文印二方,左下角又钤“聊复尔耳”一朱文印。按泰定乙丑为公元1325年,曹氏时年54岁,此图为其中年佳作。《岳雪楼书画记》著录。

题识:法李昭道大壑鸣泉图为善夫先生画。云西老人。钤印:贞素、知白之印藏印:益王府宝

曹知白的艺术风格就存世作品如《松林平远》、《溪山泛艇》、《良常山馆图》等来看,是糅和了李成、郭熙、董源、巨然后的一种新发展。元代山水画放弃对南宋传统的直接继承,转从五代及北宋的传统中寻找发展的依托,李、郭、董、巨是关注的焦点。以纸本为主,以书法性线条令画面形象情韵俱盛的画风,使元画面目一新。曹知白尤擅雪景寒林,虽不改“蟹爪”、“鹿角”程式,能赋新意于笔线之中。松秀疏朗的笔致中有坚挺遒劲之趣、温和儒雅之情趣,漾溢着浓重的书卷气。何良俊认为:“吾松善画者,在胜国时莫过曹云西。其平远法李成,山水师郭熙。盖郭亦本之李成也”。   何氏之论,客观地道出了曹知白对后世松江画家的影响力,曹氏的风格、技巧及其文人气质,藉着整个有元一代画风的嬗变因素,袭领着强烈的地方色彩,开松江画派之风气。

《疏松幽岫图》乃其晚年(80岁)之精品,构图采用元画常见的“三段式”:底下近处的坡石上是几株高松杂树,高松树干虬曲,松针坚挺,但枝叶稀少,不见了李、郭“攒针”之茂密;杂树则或点叶,或枯枝,一株弯曲,藤蔓缠身,而枝呈“蟹爪”状,依稀李、郭遗风,二株挺直,枝为“鹿角”状。勾笔简略,而形、神兼备。树后为水流。对岸土坡后即大山耸起,分三重向上隆突,后山已是危崖断壁。有悬泉自崖隙飞泻,映衬山之高峻。左边山谷曲折,透见崇山之深邃。气势宏伟,依然是北宋全景山水之格局,但勾、皴已大为简略。勾笔干而松秀,仅在山石之结构处施笔;皴笔淡而随意,隐约见似披麻之线皴。整幅画有李、郭遗意,但非仿制李、郭模样;有董、巨风韵,而又直抒自我胸臆。其干笔皴擦、墨色清淡之格调,一看便知出于元人之手,但其气势开阔,依稀李、郭的北宋遗风,使他在当时一派董、巨的时尚中保持了鲜明的个性。至少让人明白:李、郭与董、巨其实并非不相容。 他常在画上钤“聊以自娱”一印,使人不能不联想到倪瓒。虽说后人称他们当时同为太湖一带的著名文人,倪瓒曾在曹知白的画上题诗:“云西老人子曹子,画手远师韦与李”,但没有关于他们往来的记述。倪瓒小曹知白36岁,那么应该是他接受曹的影响为多。而曹知白一生优游,倪瓒则从大富贵坠入困顿,多少有点无奈。但文人的精神是相通的。他们都将绘画视作“聊以自娱”,这确也映射出元代的文人面对异族统治,无以施展抱负,而又不愿“龊龊求官”、同流合污的洁身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