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作总结工作报告工作计划演讲稿自我鉴定思想汇报心得体会 述职报告实习报告 公文书信 职场知识 范文大全 资源下载

翁端午打骂陆小曼

时间:2016-06-03来源:海达范文网

相关热词搜索:翁端午与陆小曼 陆小曼简介资料 知乎陆小曼

篇一:翁端午打骂陆小曼

陆小曼毕竟是老北京的头牌交际花,美貌才情于一身,她不能让自己停下来,寂寞的生活是她不愿的。

这时,翁瑞午成了她不可缺的密友。翁瑞午有钱有闲,可以陪着她,满足她。陪她唱戏,谈画,她身体不舒服为她推拿,与她一起吸食鸦片,在昏昏的时光中,传递着一种第四种感情的暧昧。

徐志摩不能拒绝翁瑞午的加入,甚至在经济最困窘的时候,也需依赖翁瑞午的帮助。在徐赴欧洲时,翁曾卖了字画给徐旅途之用,试想,花了别人的钱还有能力说拒绝吗?

陆小曼说,她对翁瑞午没有爱情,只有感情。直到几十年后,她依然这样说。但是感情也许比爱情更能长久。爱情是激烈的,如果这样的激烈不能转化成一种平静,两个人在一起是很难过日子的。陆小曼与徐志摩还没有从激情转化成一种彼此可接受的平淡,他们暴怒争吵,小曼用烟枪砸志摩的头,他们不能接受生活的琐碎带来的折磨。因为他们对彼此的希望都太多。

小曼却不能给翁瑞午任何压力。他们没有婚姻的约束,自然不能要求对方太多,加上翁瑞午的经济要好过徐志摩太多,所以他不会很狼狈。

徐志摩不及翁瑞午的地方也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小曼在翁瑞午的心里最重,徐志摩则不同。他爱陆小曼,但谁都知道,他心里还有林徽因。与陆小曼交往是为了忘记林徽因给他带来的伤痛,投入小曼的感情也是为了让自己重生。可是在他们婚后发生矛盾时,他心底沉睡的那个人重新复苏。他在与小曼大吵一架搭飞机离去时,也是为了参加林徽因的演讲。没想到这个浪漫的诗人竟然死于这次飞机事故。

不知道徐志摩如果不死于这次事故,是否能与小曼相处长久,如果能,想必也是累的。以小曼养尊处优的生活习惯,就足够击垮诗人的浪漫天性了。

徐志摩的死,给了翁瑞午一个机会。

翁瑞午虽有妻室,但不惧内。这样,他能自如地周旋在妻子与小曼之间。

翁瑞午与原配妻子也是有过感情的,5个儿女,妻子日日照看着家,连戏衣都帮他洗干净晾好。所以小曼在与翁瑞午同居时就提出,不许他与原配离婚。一来她毕竟无法忘记志摩;二来翁的原配乃是旧式女子,离开他,没有出路。

小曼在志摩去世之后,就完全依赖翁瑞午为生。一黑(鸦片)一白(大烟)全部由翁瑞午供给。加之病痛时,还有翁瑞午有效的推拿,想着小曼怎能不依赖翁瑞午,最后把自己交付给这个男人呢?

翁瑞午确实了解女人,也明白该怎么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如果只是着急着占有,他是得不到陆小曼的,哪怕他再有钱。

看看翁瑞午是怎么得到一个美才女的全部信任吧。

志摩去世后,小曼非常自责悲伤,又在众多的舆论压力里,活得十分艰难。翁瑞午提议去杭州陪小曼散心,他带了长女邀了朋友与小曼一起去游西湖,不是俩人同游,让小曼没有任何压力,而游玩的经费全部是翁瑞午出的。

小曼需要有人供养,翁瑞午包了她所有的花销。

男女之间,依赖长久,很难不发生感情。哪怕这种感情并不是爱情,但是小曼与翁瑞午之间,如同彼此的亲人。

时间越长,越离不开彼此。哪怕胡适给小曼发出警告,如果不离开翁瑞午就和她不再来往,小曼也不理会。王映霞也劝过小曼,为了名誉离开翁瑞午,小曼也没有听。

翁瑞午的脾气特别好,每逢与小曼在一起,总是殷勤伺候,最常说的词是:我来,我来。

那时小曼吃鸦片,肠胃不好,翁瑞午就给小曼买来蜂蜜,用来帮助肠胃蠕动。蜂蜜很贵,翁瑞午却一次给小曼买很多,小曼吃了鸦片,将蜂蜜注入针筒,吸食掉。抽鸦片鼻子下熏出的印痕,她用一板嫩豆腐揉搓,之后再涂上蛋清。

比吃蜂蜜更过分的事是,陆小曼不喜吃牛奶而喜吃人奶说有营养,翁瑞午就给她请来了个奶妈。

这些,徐志摩能做到吗?纵然他再娇惯陆小曼,经济上也是不允许的。比这更可贵的是,翁瑞午在小曼失去美色之后,仍能在她的身边。

小曼年龄大了之后,已经不好看。因为吃鸦片的缘故,她的身体越发不好,牙齿全部脱落,牙龈都是黑的,脸色泛青,头发蓬乱,大半时间缠绵病榻。翁瑞午待她依然如故,问茶问水,供小曼医药饮食。在上世纪60年代左右,物质奇缺的那几年,为了一包烟,一块肉,翁都想尽办法弄到手,至于香港亲戚寄来的副食品,9/10都给了陆小曼。

陆小曼的一生,活得真是纵情。林徽因是不能及的。林徽因与陆小曼一样,都有优秀的男人爱着,不同的是林徽因纠结的性格让她无法享受到男人的呵护娇宠,而陆小曼可谓享受到所有男人对她至情至性的爱。

翁瑞午对小曼一生的情义极重,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但存在的亲人一样的感情,更让他们长久地生活在了一起。

?亲情总比爱情更值得信赖?小曼在1959年填写的档案表格上,在家庭成员一栏正式写上了翁瑞午。从而表明了他们的关系。

下一页 定价:¥27.00 当当价:¥22.80

篇二:翁端午打骂陆小曼

关于陆小曼吸 “烟”的一段旧事,几乎所有的文章都把责任推到翁瑞午身上。大体是说因陆小曼身体不好,翁瑞午便“引诱”她吸食鸦片烟,要把小曼长长久久地留在自己身旁。

事隔多年,翁瑞午的女儿翁香光却突然跳出来说,陆小曼那烟是她自己母亲让她吸的,她母亲自己就吸,其父翁瑞午也是受了小曼的鼓动,才吸起烟来。

如今当事人都深埋地下,死无对证,事情的真相究竟为何似乎也成了一桩无头公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西洋绅士”徐志摩生前深恶痛绝的鸦片烟,在其死后,陆小曼还继续抽,并且身体是越抽越坏,更需

关于陆小曼吸 “烟”的一段旧事,几乎所有的文章都把责任推到翁瑞午身上。大体是说因陆小曼身体不好,翁瑞午便“引诱”她吸食鸦片烟,要把小曼长长久久地留在自己身旁。

事隔多年,翁瑞午的女儿翁香光却突然跳出来说,陆小曼那烟是她自己母亲让她吸的,她母亲自己就吸,其父翁瑞午也是受了小曼的鼓动,才吸起烟来。

如今当事人都深埋地下,死无对证,事情的真相究竟为何似乎也成了一桩无头公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西洋绅士”徐志摩生前深恶痛绝的鸦片烟,在其死后,陆小曼还继续抽,并且身体是越抽越坏,更需要人照顾。其中这抽烟的钱和日常的照顾,的确都是翁瑞午在做。

对于翁瑞午如何介入徐陆的爱情,一直以来大家都有点偏颇式的语焉不详,其实徐志摩生前,翁陆之间只不过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翁瑞午是“一指禅”推拿的传人,他来为小曼按摩。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惹来些闲话也是正常。但徐志摩生前,翁瑞午没有迈出过雷池半步。徐志摩去世后,翁瑞午心甘情愿做了替补,去照顾陆小曼,这无可厚非。

更何况陆小曼千金之躯也不是那么好照顾的。这个堪称“京城不可不看的一道风景”的陆小姐也没法让自己一下子缩减开支。这个时候翁瑞午能迎难而上去补徐志摩的缺,勇气可嘉。

要知道,翁瑞午虽是官宦子弟,可那个时候却也不是金山银山吃不完,自己家七口人、寡嫂家十口人都要他养,再加上一个排场巨大的陆小曼,这负担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他只能马不停蹄地去给人按摩、当帐席、炒股票、后来还去江南造船厂当会计。可这还是不够。那就卖字画、卖古董、卖家具,一卖到底。他对于陆小曼简直可以说是有一种追星的心态,甘愿付出一切拼尽所有。说到底,他就是给她一个“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给她一个童话世界,任凭外面战火连天,陆小曼依旧可以过她的神仙日子,不为柴米油盐皱眉头。

照顾朋友的妻子,一“照顾”就是几十年,翁太太的隐忍和无奈、翁家子女的忿恨和不理解都缠结在翁陆二人的感情之中。扩大了说,陆小曼不光是和翁瑞午有感情,就是同翁氏一家之间感情,也不是用一个“爱”字或者一个“恨”字就能梳理清楚的。抗战时期,翁瑞午的女儿翁文光每月会给翁陆二人寄一千块港币做家用;六十年代大饥荒,翁文光又常常寄猪肉、火腿罐头给他们;后来陆小曼去世,依旧是翁氏后人给她送的终。身后债,翁香光据说是帮她还了不少年。

陆小曼的人生好比一个山坡,上山时遇到王庚,在山顶遇到徐志摩,下山时遇到翁瑞午,这下山的三十年,她是每况愈下。在凄惶的人生夕阳里,翁瑞午能做到与她相守相伴,也是难得。其实话说回来,翁瑞午又何尝不像陆小曼的一只烟,陪她一同享受着,一同毁灭着。这两人身上都有点颓废的纸醉金迷的气质,仿佛戏曲脸谱上最红亮和最鲜绿的两抹油彩,他们是真正属于旧时代的红男绿女。从这个意义上说,也许他们俩才算是绝配

篇三:翁端午打骂陆小曼

之前俩人虽然一直同居,但没有发生过关系,这是陆小曼亲自说的,但是后来肯定就有了,我是看了陆小曼传之后知道的,你也可以看看这本书,对小曼描述的很详细。
我觉得,不论是否发生过性关系都不重要了。翁瑞午曾对女儿翁香光说过,他对于妻子是有感情的,不然怎么会有他们五个孩子呢?但是,翁瑞午肯为了陆小曼倾尽家财,甚至在临死,还要托付他人照顾陆小曼,可见,翁瑞午对陆小曼的感情不简单,或者说是一种极其坚定的爱了吧,此时,我想翁瑞午对其妻子,更多的可能是一种类似与亲情的感情。陆小曼说,她和翁瑞午是挚友,但是我觉得,他们的感情胜过了朋友,陆小曼对徐志摩是刻骨铭心的悔恨与爱情,对翁瑞午也是深深地依赖与牵挂,我想,她对于翁瑞午还是有感情的吧,只是,她从心灵不能接受这种感情,她的心理暗示她她对翁瑞午是友情而已,这是我的看法,希望能帮到你。

篇四:翁端午打骂陆小曼

  

 

   翁瑞午,字恩湛。吴江人名门之后,其父亲翁绶琪曾任广西桂林的知府,与画家吴湖帆的祖父吴大澄一起参加过甲午海战,又是位名画家。清朝咸丰状元,同治皇帝、光绪皇帝师傅翁同龢因翁绶祺与自己的侄孙翁顺庆为同榜举人,便允许翁绶祺向他执侄孙礼。

 在家庭的影响下,翁瑞午从小随父亲赴香港,后在香港英国皇家学院肄业,回上海后,曾随赵叔儒学书画,随况周仪学习诗文,也会唱京戏昆曲,工青衣,艺名影梅庵,称誉申江。深得梅兰芳赏识。当年胡适曾经为翁瑞午写过一个匾,上书"影梅书屋"。

 

 其后又着迷于中医推拿,受业于一指禅推拿流派创始人名医丁凤山名下。得到真传。十八岁时即享盛誉。二十多岁即在上海开业推拿行医问诊,汽车代步,成为沪上名人。擅长行书,小楷,花卉,诗文出口成章。富收藏。和张大千,赵眠云,江小兼等人交情深厚。是民国间上海滩著名的文人公子。

 他同陆小曼相识,是由雕塑家江小鹣介绍的。那是因为陆小曼有哮喘和胃痛之疾,疼痛时呼天抢地,徐志摩为她遍访名医而不治,终於托江把翁瑞午请出山。陆小曼几次昏厥,经翁瑞午以一指禅推拿救治而复原。

 

 据翁瑞午之长女翁香光回忆,她9岁时经常由父亲带到徐府出诊,亲眼见父亲小时候常常跟随父亲到徐宅去出诊。那时,徐志摩和陆小曼住在四明村。徐志摩每次一见到小香光,就会抱她坐到自己的腿上,给她念诗或者讲故事。陆小曼发病时,脾气很坏,可是只要翁瑞午为她推拿,病痛缓解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说话轻声细语,待人和颜悦色。为此,徐志摩非常感谢翁瑞午,交往也多了起来。

 翁瑞午的京剧和昆曲都请名家教过,而他自己也曾下过一番苦功夫。由於翁瑞午的扮相很俊美,嗓音又佳,因此演出时,常常赢得满堂彩。已故的戏曲表演艺术家俞振飞,生前常常向朋友夸赞翁瑞午的艺术,说自己本来是学昆曲的,第一次上台演京剧,就是为翁瑞午配演(三堂会审)中的小生王金龙。

陆小曼在戏曲方面,称得上昆乱不挡,由京到沪,她的艳声哄传,常常参加赈灾、募捐、开幕等种种义演。翁瑞午到徐宅时,经常与陆小曼切磋唱腔或者身段表演等。他俩和徐志摩、江小鹣一起演出过《玉堂春》。

在《玉堂春》演出后不久,陆小曼与翁瑞午之间的关系被公开化了,徐志摩对此事还是比较豁达的。他认为,夫妇之间是爱,朋友之间是情,男女的情爱既有如此分别,丈夫就不应该禁止妻子结交男朋友。

翁瑞午和陆小曼都喜欢美术,并且自己也画得不错。1941年,他俩还在上海大新公司一起开过画展。

 

 翁香光女士回忆她父亲翁瑞午在家孝敬父母,22岁就挑起了全家的生活重担,在外是广交朋友。徐炎先生曾撰文说:"翁瑞午是个玩家,此人极为健谈,笑话连篇,对正经事也亦庄亦谐,信口开河,有真有假,小曼把他当做茶前饭后笑料解嘲,舒展心中抑郁的闷气。"

翁瑞午对陆小曼这个红粉知己是无微不至地关怀体贴,只要小曼过得比他好,要他怎麼样付出都可以。翁香光说他父亲最喜欢称"太好佬了,什麼事情都习惯说:“我来,我来!”

有人说,陆小曼的"黑"和"白"都是翁瑞午供的,"黑"的是指鸦片,"白"的指白米饭。翁香光说:陆小曼吃鸦片,是陆的母亲让女儿吃的,因为陆母也是抽大烟的。翁瑞午得了肺病后,陆小曼也叫翁瑞午吃鸦片。

徐志摩对此十分痛恨。其实,陆小曼何尝不知道鸦片的危害性呢。她对王映霞说:"吸鸦片不是一件好事,我也偶一为之而已。我是多愁善病的人……喝人参汤,没有用,吃补品,没有用。瑞午劝我吸几口鸦片烟,说来真神奇,吸上几口就精神抖擞,百病全俏。

陆小曼所说的细节,与翁香光的说法颇有出入,也许都有可能吧。究竟哪一种说法更接近事实,恐怕只有让专家去考证了。…

 

 无庸讳言,翁瑞午同陆小曼的感情确实非同一般,今人很难理解的是,徐志摩本人对此表现得很坦然,一直同翁保持朋友关系。徐

翁端午打骂陆小曼

志摩和陆小曼家裏开销大,养著佣人、厨师、车夫共十几个家仆,靠徐志摩一个人的收入,难以维持门面和排场。陆小曼喜欢随便买东西,从来不问价钱如何。她还向郁达夫的夫人王映霞叹苦经,说:"每月至少得花银洋500元,有时要高达600元,这个家难当,我实在当不了。"按那时候的物价,五百多银元相当於现在的两万多元人民币。

 翁瑞午对於陆小曼在生活上的要求从来是来者不拒,有一次,翁香光到陆小曼家去,见到一个奶妈,觉得很奇怪,心想,他们家裏又没有婴儿,怎麼会请奶妈呢?后来她才弄明白,原来陆小曼不吃牛奶,爱吃人奶,说是人奶非常有营养。那时蜂蜜比较贵,可是陆小曼家裏总是买很多,你猜她干什麼用的?因为吃鸦片的人,肠胃不好,容易便秘。陆小曼就请人将蜂蜜放入针筒,注入体内,让肠胃蠕动。陆小曼吃了鸦片后,鼻子下面就出现两道黑黑的印痕很难看。她就用一板嫩豆腐采揉擦,过一会儿就将黑黑的两道印痕擦掉了,然后再涂上蛋清,最后再用化妆品,画上淡赭色的眉毛,而不用黑色的眉笔。陆小曼对翁香光说:"这样才显得自然,而且看上去很温柔。"翁香光告诉笔者,她小时候最喜欢看陆小曼化妆了。翁瑞午对他们时有资助,为此不惜变卖家藏的字画。徐志摩第二次赴欧洲之前,翁瑞午送他一批古董,让他到那裏去出售。二十年代后期,徐志摩在北平任教,陆小曼由於病体需要在沪疗治,不肯随行,徐志摩便仆仆风尘於京沪二地。1931年徐志摩经南京回北平,赶去参加林徽音的演讲会,行前在沪与翁瑞午恳谈,再次要求他好好照顾陆小曼,翁瑞午郑重地承诺了。想不到这次托付竟成他俩之间的永诀。徐志摩乘坐的飞机在山东白马山失事后,翁瑞午闻讯星夜兼程,赶到空难现场,为他收尸,料理后事。翁瑞午回来后对家人和朋友们介绍说,在坠机处见到徐志摩的尸体时,发现他的双手黑紫斑斑,指甲嵌满泥血,面形很惨,可以想见坠地之初尚未死去,曾经激烈地挣扎。听到翁瑞午此番介绍的,今犹不乏健在者,能回忆起他当时悲从中来的神情和语气。

 

 陆小曼在徐志摩去世后,心情一直不好。为了让陆小曼散散心,翁瑞午就提议到杭州去玩,带了长女,约了何竞武等人去游西湖。

 从此,翁瑞午几乎是全盘照料起陆小曼的生活。翁瑞午家有贤妻陈明榴和五个子女,在养家活口的同时,如此不间断地供养开销甚大的陆小曼,并花钱让她向贺天健学山水画,经济负担很重,但他始终精神乐观。他后来担任江南造船厂的会计科长,每逢阮囊羞涩,就变卖祖上传下来的书画古玩。1953年,翁瑞午的发妻逝世,陆小曼遂正式成为他的续弦。她的性格比较放任,而翁瑞午对她始终和颜悦色,极尽关怀之能事。陆小曼与王赓离婚再嫁徐志摩,徐家的其他人对她多少有些歧视,族中婚丧之事她往往不能参加。与翁瑞午同居期间,翁家的此类仪式她也无份出席,为此内心颇为扭曲。翁瑞午则循循善诱,耐心引导,为她排除精神苦恼。就这样,在徐志摩故世后,翁瑞午与陆小曼和睦相守了将近四十年,直到他1960年病逝为止。翁瑞午在1960年去世后,就由其女翁香光照顾陆小曼,一直到陆小曼1965年去世。

 陆小曼后来成为上海中国画院的画师,她的学生王敬之曾经引用篆刻家陈巨来的话,如此评论翁瑞午:"翁瑞午跟陆小曼的关系,却不能简单地责之以"朋友妻不可欺"。陆小曼从来不事生产,全赖翁一直是黑(烟)白(饭)供应无缺,在陆年老色衰之后翁仍侍奉不改,也不能不算是情义很重的了。"陈巨来是同翁瑞午几十年的老朋友,但他俩也难免争吵,据信,此话为陈巨来同翁瑞午闹翻期间所言,可见是公正的评论。台湾陈定山(小蝶)在他的《春申旧闻续篇》中写道:"现代青年以为徐志摩是情圣,其实我以为做徐志摩易,做翁瑞午难。"

 

  

篇五:翁端午打骂陆小曼

发布时间:2014-01-16 16:37:17 来源:枫网综合

 

翁瑞午与陆小曼

【 】翁瑞午(1899-1961),翁绶祺之子。从小随赵叔儒学书画,随况周仪学习诗文;还会唱京戏昆曲,深得梅兰芳赏识。

翁瑞午20多岁在上海开业行医,以汽车代步,就成为沪上名人。翁瑞午擅长行书,小楷,花卉,诗文出口成章,富收藏。和张大千,赵眠云,江小兼等人交情深厚。是民国间上海滩著名的文人公子。

此外翁瑞午向丁凤山学习中医推拿。在其面前摆一叠砖,他一掌击下,可教其中所预定之某块碎掉,而上下诸砖都保持完整。据说,练就此功后,他在推拿时运用体内之气时,有独到的效果,往往手到病除,因此十八岁时即享盛誉。翁瑞午广施医药,无论贫富,尤为时人所称道。

翁瑞午同陆小曼相识,是由雕塑家江小鹣介绍的。那时陆小曼有哮喘和胃痛之疾,疼痛时呼天抢地,徐志摩为她遍访名医而不治,终于托江把翁瑞午请出山。陆小曼几次昏厥,经翁瑞午救治而复原。

据翁瑞午之长女翁香光回忆,她9岁时经常由父亲带到徐府出诊,亲眼见父亲为陆小曼推拿,病痛缓和后,陆小曼的脾气也好起来了。为此徐志摩十分感谢翁瑞午,他俩交往也很投机。后来,当别人说闲话时,翁瑞午曾理直气壮地说: 我到这里,是志摩请来的!